《 美好时代(珍藏完结版) 》

jjjjjj2
初级会员 (威望:4439)
05-30-2019 03:03:51 AM 由 jjjjjj2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18个章节

美好时代(珍藏完结版)

第一章 2019-05-30 03:03:51
第二章 2019-05-30 03:03:51
第三章 2019-05-30 03:03:51
第四章 2019-05-30 03:03:51
第五章 2019-05-30 03:03:51
第六章 2019-05-30 03:03:51
第七章 2019-05-30 03:03:51
第八章 2019-05-30 03:03:51
第九章 2019-05-30 03:03:51
第十章 2019-05-30 03:03:51
第十一章 2019-05-30 03:03:52
第十二章 2019-05-30 03:03:52
第十三章 2019-05-30 03:03:52
第十四章 2019-05-30 03:03:52
第十五章 2019-05-30 03:03:52
第十六章 2019-05-30 03:03:52
第十七章 2019-05-30 03:03:52
第十八章 2019-05-30 03:03:52
jjjjjj2
初级会员 (威望:4439)
05-30-2019 03:03:51 AM 由 jjjjjj2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18个章节

美好时代(珍藏完结版)

第一章

  其实,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为了省事,还是从某位大小姐和她的年轻管家讲起吧……马洛城市郊的森林边坐落着一座住宅。
  
  现在正值五月,初夏已至。明媚的阳光下,粉红色与淡黄色的月季花萦绕了整个庭院,翠绿的常春藤淘气地爬满暗红色的砖墙,给这座古老而华贵的宅院带来了勃勃生气。
  
  这是尼尔鲁家族的宅邸。住宅一边靠近繁茂的森林,另一边则临近马洛湖。
  
  午后的阳光下,粼粼的湖水泛起金色的光晕,仿佛神赐的美景。
  
  然而,令霍特着迷的并不是这样的景色。
  
  往日的此时,二楼的阳台上,总会有一位美丽的少女伫立。
  
  她有着翠绿的瞳孔,精致的眉眼,纤巧的鼻子。白皙里透着些许酡红的面颊总是一副恬淡沉静的表情。
  
  她有着洁白而细腻的肌肤,甚至能让她所倚靠的大理石栏杆自惭形愧。
  
  她有着波浪般的金色长发,随着微风的抚摸而淘气地摇摆。在午后的阳光下,华丽的长发比黄金更加灿烂闪耀。
  
  少女喜欢穿珍珠色的连衣裙。典型的贵族式女装,华丽而繁复的流苏和纹理,遮掩起少女饱满而坚挺的酥胸,鲸鱼骨勾勒出她纤细而柔韧的腰肢,裙子下挺翘圆润的臀部,修长则不幸地被雪藏起来。
  
  那臀部和大腿的丰盈优美,平日趁着少女起床和沐浴时的疏忽,霍特见识了许多。
  
  多年照顾少女起居的霍特很清楚少女的美貌和性感。她的魅力在马洛城里也经常为贵族们所议论,马洛湖的妖精,午后的森林女神。尼尔鲁家大小姐的名声不胫而走。
  
  可她自己却毫无自觉。
  
  霍特知道,她喜欢在这个时候倚在阳台上,或是看书,或是看着蔚蓝的湖水出神。如果有兴致,她也会摆弄阳台上的几盆花草。少女内向害羞,学习园艺颇却有天赋,在请教了霍特之后,进步很快。现在已经可以帮忙打理院子了。
  
  但更多时候,她还是在读书。
  
  如果说马洛湖的午后是一幅精美的油画,那么阳光中少女专注而端庄的身姿则将这副画升华为了传世之作。
  
  天空、浮云、阳光、清风、波涛、花草,这一切美景都因为她有了灵魂。
  
  然而今天却有所不同,阳台上空无一人。
  
  浮夸的装饰雕文,洁白的栏杆,水晶铸就的华美窗棂,一下子变得空落落。
  
  金色的午后顿时多了寂寞的味道。
  
  落地窗的窗帘完全拉上了。
  
  少女的闺房内一片阴暗。
  
  这可是极少见的时候。
  
  「唔……啊啊。」可爱的喘息从房间内漏出来,还有着湿漉漉的声音。
  
  如果有人此刻见到了少女,一定会大吃一惊吧——少女在看书。
  
  确切地说,她正躺在床上,修长莹白的双腿张开,一手捧着一本摊开的书册,另一手在自己修长的双腿间鼓弄着。沾湿的水声从她的腿间不断传出。稀疏的金色阴毛上,透明的液珠泛着淫靡的光泽。
  
  端庄而知性的姿态已经被淫乱取代。
  
  「唔啊啊,快……来吧。快来……」华丽的衣裙凌乱不堪。焦灼而渴求的少女似乎是嫌它碍事,将上半身的护胸扯了下来,裙子则倒翻起来,水色的内裤留在脚踝上。每次少女快乐地颤抖,一对丰盈坚挺的白兔也兴奋得跳动,那顶端的乳头早已立起。当它们摩擦衣服,少女觉得有快感的闪电在脑海中炸开,让她忘却一切。
  
  「我……我才不……是什么高贵的大小姐。我只是……」少女脸上一片潮红,柔嫩的嘴唇边,甘甜透明的口水正无助地躺下,少女一双翠绿色的漂亮眼睛仿佛失去了焦点,却还是看着那份摊开的杂志。右手在腿间妙处更加卖力地耕耘了。
  
  她嘴里呢喃着自我贬低的话语。如果少女的家庭老师和教父听见这句话,一定会惊掉下巴——在他们眼里少女一向是个谨慎而矜持的女孩子。平素端庄而优雅的少女竟然是……想像他们斥责和震惊的眼神,少女产生了一种负罪感,而这种感觉进一步加强了身体的敏感度。
  
  「我只是……一只,下贱,淫荡的……」「下贱的……唔啊啊……」少女的身体激烈地颤抖起来,修长的双腿绞紧,白嫩赤裸的小脚也痉挛般一张一合。
  
  「肉,肉畜!啊啊啊啊啊啊。」那两个字说出口,仿佛打开了开关,少女一直忍耐至此的欲望与快乐从身体深处剧烈翻涌!
  
  少女觉得自己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尼尔鲁家族的名也不重要了,所有的教养、道德、矜持都无所谓了。她想象自己就是一块下贱而淫荡的肉畜,而且即将变成一块鲜嫩精细的美肉。或许被砍下美丽的头颅,做成装饰品;而贵族家庭养育了十七年,自己精心保养的身体则任由那些平民厨师们摆弄亵玩。他们用粗糙而肮脏的手指插入自己未曾让人碰过的秘缝,捏握高耸白嫩的酥胸,抚摸浑圆挺翘的美臀,肆意地品评她的肉质。
  
  不过,能够经由着名厨师之手,配合他成就一次大宴会,给宾客们带来一道难以忘怀的体验,也是作为美肉的荣誉吧——正是在那本书册里,少女接触到了这样一种奇怪的价值观。
  
  「厨师先生,请,请宰杀我吧!我,下贱的肉畜……啊啊……很高兴,被享用!」少女在恍惚中想到,我的肉质,尼尔鲁家族的血统,应该还不错吧?不知道肉质能够达到什么标准……她将作为一块血统高贵的美肉,顺从地躺在充满血污的腥臊味道的案板上,厨师会划卡她平坦的腹部,掏空她柔软的内脏,再将她曼妙的身体挂在肉勾上?
  
  自己美肉高挂在铁钩上,血液流尽后的躯干更加白皙优雅,被破开的胸膛内部则呈现漂亮的粉红色。
  
  客人们一定充满期待吧,漂亮淫荡的美肉即使再铁钩上,也会挑逗客人们的食欲。
  
  自己最后又将以什么姿态在餐桌上现身呢?
  
  是像美丽的母亲那样,被烤的浑身金黄酥脆,滴着诱人的油脂像只烧鸡般翘着美臀,以羞耻的姿态跪趴在盘子里?又或者是去掉四肢穿在银白色的金属杆上,鲜香四溢却被掏空的纤细腰身填满热气腾腾的蔬菜瓜果,就像帕蒂亚克帝国用号称「帝国玫瑰」的三公主设宴取悦征服者时那样?
  
  如果是清汤炖,或许也不错呢……身体一定会更加晶莹剔透,水润柔嫩吧?
  
  穿在旁边的头颅如果有意识,或许还能欣赏一下在锅里翻滚的媚态。
  
  少女似乎能看见,餐桌边的客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无头而更加性感的美肉,吞咽口水的模样,因此更加兴奋了。
  
  ……自己柔韧而有嚼劲的蜜穴,每一只肉畜身上最珍贵最柔嫩最美味的部分,不知会如何烹制,献给哪位尊贵的来宾,希望厨师先生不要浪费掉这稀少优秀的食材——少女这样想着,同时将三根手指插入蜜穴,弯曲地狠压自己的G点,捏住勃起的小豆豆,另一只手加劲拧着丰满圆润的乳房……「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堕落与牺牲,两重截然不同但都极其强烈的快感将少女送上了最高的巅峰!
  
  少女的身体剧烈地痉挛着,曲线优美的腰身从床上弹起,双腿绷紧,蜜液喷薄而出,惊人的量瞬间浸湿了少女珍珠色的裙子。
  
  她修长优雅的脖子也竭力向后仰起,樱色的小嘴张开仿佛渴求着什么,翠绿色的眼眸一片空白,手指则抓破了丝绸编织的昂贵床单。
  
  高潮持续了将近一分钟。
  
  「唔……」少女这才无力地瘫软在床上,依然没有从高潮余韵中恢复过来。
  
  华丽的金发沾染了不知是何物的液体,凌乱不堪。俏脸上依旧一片潮红,而甚至连整个身体,香肩、酥胸、腰肢、大腿也泛着淡淡红晕。
  
  绵密的香汗让少女裸露的皮肤油光可鉴。
  
  床铺一片狼藉。蜜液不但浇湿了下身的床铺,更淫荡地喷溅到了两米之外墙上的画像上。
  
  画中的女子和少女极像,一头靓丽的金发,幽深的翠绿色眼睛,却散发着少女没有的成熟风韵。
  
  ——那是少女最尊敬的母亲生前的画像。想不到,自己竟是如此淫乱不堪的女孩子……少女觉得画中的母亲似乎在用一种理解混杂着责备的目光注视自己。
  
  「糟糕……这下怎么收场?」少女心叫不好。
  
  衣服的扣子在高潮时崩掉了一粒,那些纤细繁复的流苏被扯烂了。
  
  她瞥了一眼床上的那本书册,似乎上面也沾了些许自己的蜜液——那正是造成少女现在窘境的导火索。
  
  「都怪霍特粗心,收拾时竟然把这样……」少女本来打算说「肮脏」,心中一荡,不自主改口,「……这样,奇,奇怪的书摆错了地方。」她刚才摊开的那一页,正用精美的插图向读者们展示着一副震撼的画面:三年前,马克西姆王国的女骑士,护国骑士西娜尔,在胜利庆功宴上作为肉畜将自己的肉体献给了国王。
  
  有着长长马尾的美艳姬骑士在国王和众位大臣面前自我穿刺,顶级大厨在她玲珑玉体上涂抹烤肉酱,资深魔法师将特制的调味液用高级魔法浸入她的血管中,顺着血液流遍全身。
  
  奢华的烹饪方式,额外需要一位生命系的大魔法师和一位水系的魔导士共同合作,才能将这位刚立下盖世功勋的姬骑士烹饪成美食。而请动如此强大的法师组合,对于国王也非易事,仅仅是为了不浪费这具私下里评级为S级的绝妙美肉。
  
  姬骑士赤裸却健康标致的肉体不但吸引了大臣和国王的目光,也让看着这幅画的大小姐眼神变得炽热迷离。她不由自主地将自己想象成在烤架上缓缓转动的女骑士,手脚砍去,大腿和小腿绑在一起,手臂也折叠着,由耐火绳绑着——就像一头烤乳猪……旁边配上的文字解说,详尽描写了这位高傲端庄的女骑士在宰杀时被卫兵轮奸时的放荡淫靡,还有她自愿处置的前因后果。

jjjjjj2
初级会员 (威望:4439)
05-30-2019 03:03:51 AM 由 jjjjjj2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18个章节

美好时代(珍藏完结版)

第二章

  据说这位骑士身着着单薄的蕾丝内衣觐见国王,在惊讶的国王面前提出了自己想要的奖赏:在庆功宴上所有大臣面前被公开处刑,烹饪成美肉,分给国王和大臣们享用!
  
  国王在最初的惊讶后很快理解了女骑士的要求,下令招来全国最好的美肉烹饪大师,还有马克西姆王国议会的魔法大师。
  
  两张插图,一张描绘着姬骑士西娜尔生前的勃勃英姿:只穿着暴露的黑色蕾丝内衣,她流目顾盼之间流露着不容侵犯的气息,配合上那张清丽冷傲的脸蛋,洁白胜雪的细腻肌肤,也向旁观者昭示着贵族的高贵凛然——当然,如果考虑到她淫靡的打扮和自我处刑的要求,这份高贵而不可侵犯气质只会更激起旁观者侵犯她的欲望罢了。
  
  大小姐忍不住想到:莫非这就是西尔娜如此打扮作态的目的?不论是尊贵自制的姬骑士,拯救国家的英雄,这些身份她都抛弃了,她本质上也是淫荡、渴望被宰杀的肉畜啊……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抱着这样的疑问,少女看向另一张插图——那是女骑士被端上餐桌时的特写:西尔娜此时全身泛着可爱的焦红色,香气缭绕,刚冷的金属杆从蜜穴贯穿了骑士姬——不,此时应该叫美肉了。美肉安分地坐在银白色的盘子里,优雅的栗色长马尾抹上了放火涂料,金属杆从她的口中穿出,美肉性感的双唇间,热腾腾的蒸汽正在溢出,而甘美的调味酱汁滴滴答答地从肥厚丰美的淫穴淌下,顺着金属杆的花纹流到盘子里——这是混杂了美肉鲜香的棕色汁液,却令人联想到精液和蜜汁的混合物……鲜花和水果妆点在周围,点缀着这位美丽的女英雄。
  
  这一张熟后的美肉更加性感妩媚。此时,高傲的骑士姬已熟透,肉体任人采撷,从前冰山般的绝美的容颜凝固在一个销魂的表情,更激起了这些刚刚奸淫过女骑士身体的男人的另一种欲望。
  
  姬骑士献出了生命和肉体,最后的表情真是……幸福满足呢——大小姐不禁怦然心动,没有觉察自己的失常。
  
  这两张插图旁的文字写道:托关系进入会场,目睹了这场盛宴的诗人和记者私下里都承认,西尔娜烤熟后的美丽和美味都无人能及。
  
  少女看到这里,不禁比较着床前镜子中的自己:那里也有一个高潮过后的少女。一头波浪般的金色长发尽管沾染了汗液或者是什么别的,不那么完美,可是雪白的长腿,柔软的细腰,饱满坚挺的酥胸,也不逊于插画中的美肉。
  
  她忽然有些不服气地心想:其实我也不比西娜尔差多少啊,而且按照书上的说法,我的肉质口感质地——少女捧起自己的一对坚挺白兔——更适合烧烤啊!
  
  如果用同样方法烹饪,一定不输给西尔娜的!
  
  但她随即醒悟过来,为自己这出格荒唐的想法而羞赧得脸红。
  
  「唔……这都是霍特的错!都怪他,把这种书整理错了地方……我才会有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对,都怪他!」生性温柔善良,极少迁怒他人的大小姐埋怨起粗心管家来。
  
  如今这个时代,蓄养食用女畜虽然已经不再是绝对的禁忌,却依然只是贵族小圈子里私下讨论的话题。女性的魔法本能要弱于男性,本身又拥有不错的营养和味道,在这个充满战乱和纷争,崇尚力量的时代,女性成为男性玩物食物的情况也就暗暗蔓延开来。
  
  渐渐甚至出现了专门的产业、学科、机构服务于女畜的饲养、繁殖、界定、宰杀、利用。只不过在当下,这些现象还是要遵从于人道主义,至少表面是这样。
  
  贵族对平民女子的捕杀食用是默许的,只要不酿成巨大的影响,而对于贵族女性则不然。法律规定,只有当贵族女性自愿时,才可将其变成肉畜。
  
  法律虽然如此规定,但是在执行时,男性却有着多得多的门路可以绕开。
  
  比如绑架、威逼利诱、诈骗等方式,以帝国辽阔的疆域和虽然只占百分之二,却也有几千万的巨量贵族人口,几乎每天都有贵族千金和贵妇签下一纸协议,放弃身份沦为肉畜,又或者干脆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被非法屠宰。
  
  马洛城处于帝国东南方,城市不大,却有着相当多的贵族人口,也是帝国贵族圈子里一方的势力。
  
  尼尔鲁家是其中一员。
  
  尼尔鲁家的血统可以追溯到帝国成立之前的城邦时期,这一高贵而古老的血脉总被尼尔鲁家族的成员们夸耀,而其他贵族们也表示了由衷的尊敬。后来家族人丁单薄,家族名下的产业也一点点被不善经营却好展现贵族式慷慨奢华的后辈挥霍殆尽,到大小姐父亲这一代,湖畔的森林也一并被卖掉抵债。曾经雄霸一方的尼尔鲁家族,如今也只剩下一座古老的宅院。
  
  为了节省开支,宅院里甚至不雇仆人,只由霍特一人打理。需要大扫除时,就雇些自由工。
  
  好在大小姐性格文静淡泊,既没有什么烧钱的爱好,也不喜爱出入贵族的社交场合。
  
  此时已是黄昏。
  
  两人坐在客厅里。霍特刚给大小姐泡上一杯红茶。茶叶是昂贵的吉姆菲克红茶,他托关系从交易所里低价买来的。
  
  金红的夕照从宽大的窗户铺进室内,杯中的红茶也染上了晚霞的颜色。光辉勾勒出少女绝美的侧脸。
  
  少女翘着腿,一手端白色镶金的托盘,另一手端起茶杯,玫瑰色的柔软的唇轻轻触及白瓷上釉的名贵茶杯。她缓缓闭上眼睛,啜饮了一口,细长的睫毛在眼睑上留下淡淡的金色阴影。
  
  不愧是大小姐,放松却优雅的坐姿,端茶杯的姿势,都自成仪态,堪称完美。
  
  少女此时已经换了一身浅蓝色的礼服,低胸的设计袒露了雪白的酥胸,精致性感的锁骨,可是在少女安恬悠然的气质渲染下,不显艳俗,倒有种亲切的魅力。
  
  只是,霍特的位置有些尴尬——阳光恰好落在了少女隆起的胸口,少女两片雪白的胸脯晃着他的眼睛。
  
  不知发生了什么,少女依然端着茶杯,好奇地眨眨眼,翠绿的眼眸无辜地瞪着对面唯一的管家兼仆人。
  
  「大小姐,为何你的房间会一团乱?」「咳咳……」正入口的红茶呛到了少女,她满脸通红地剧烈咳嗽起来。这句话对于大小姐来说是一发时机绝妙的攻击,完美的仪态彻底崩溃了……霍特也赶紧拍着少女的背,递上手帕。
  
  「我……我在房间里给花草洒水。可是今天午后的阳光太烈了,我怕那几盆花受伤,就把它们搬到了床上。可是浇水的时候又不小心被绊倒了。结果……就是你看到那样咯。」少女连忙搬出早就准备好的谎言。
  
  前因后果都很合理。
  
  而且,她还忍痛打碎了自己最喜欢的一盆花,把碎片和土撒在床上,又往那套衣服上抹了抹。
  
  「哎呀,真是狼狈……」还抚摸着胸口,一脸懊悔地故作感慨。
  
  「大小姐会有这样的失误,还真是少见。」霍特冷静地评论说。
  
  「就算是我,也会有粗心的时候哟。」少女不安地偷眼瞄了一眼自己的管家。
  
  演技应该没有问题吧……大概。
  
  他和大小姐同岁,瘦高的身材,一身黑白侍者服笔挺地穿在身上,没有一丝皱纹。脸上的表情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绝大部分时候,他都是这样一副沉稳可靠的表情——或者说,面无表情。但看到这张脸,大小姐总会有种安心感。
  
  「我明白了。不过,那套珍珠色的衣服扔在桶里,等我回来再洗吧。这也是我想向您报告的,今晚我要去一趟城里。」「唔……早点回来。」少女本想提起那本「奇怪」的书的话题,可是话到了嘴边,不知怎么又没说出口。
  
  大小姐没有问年轻的管家去做什么。
  
  她心里此刻想的是,趁管家兼唯一仆人不在,赶紧去清洗一下那套珍珠色的装束,还有那些脏掉的床单被褥,处理掉衣服上可能残留的气味——总之一切羞耻荒唐的痕迹都要消除掉!
  
  女性的魔法能力远不如男性,但她好歹也是一个贵族,每过几天释放一个最低级的水系清洗术还是没问题的。事后的借口都想好了——就说体谅霍特连夜奔波来去的辛苦,于是善良好心的主人释放魔法来挽回自己的过失。
  
  更重要的是——她对霍特有着无条件的信任。
  
  霍特抵达马洛城的时候,时间刚刚入夜。
  
  他循着熟悉的道路,来到了一家隐秘的俱乐部。门口干练的保镖拦住了他,解释到,这里只有贵族和有约的客人能够进入。
  
  他递上了那封信,保镖看过后,点点头,放了他进去。
  
  这是间豪华的俱乐部,从外部完全看不出里面的喧闹,想必墙壁附魔了昂贵的隔音魔法,又或者请了专门的魔法师维持结界——不论哪一种,都意味着这里绝不是普通人能来的地方。
  
  四位绝美的少女穿着淫靡的情趣服装,镶嵌在金色的墙上——确切地说,应该是少女的躯干。
  
  以这几个少女的容貌和凹凸有致的身材,至少也是A+ 级的肉畜,黑市上的价钱在四百金币左右,相当于一个骑士领一年的收入了。然而这远不是装饰品的价值所在。
  
  将这些少女制作成墙饰的人手艺精湛。私处的纹理,酥胸的光泽,淡红的乳晕,瞳孔的色泽,纤细脆弱的睫毛,都保留得纤毫毕现。她们脸上表情各异,恬淡的微笑,含情凝视,半睁着美目嗔怪,还有好奇地扬眉歪头——所有的表情都传神之极,这几个千里挑一的源料生命中最生动可爱的一瞬间被捕捉下来,凝固在了艺术品中。
  
  懂行的人如果看见这样的墙饰,一定会忍不住赞叹。这样精湛的少女墙饰是无法通过普通的「宰杀——剥皮——装配——修饰」工艺制造出来的。因为不管是魅惑魔法也好,灵魂抽取也好,在无知觉的情况下被宰杀的少女,身体总是难免出现各种异常变化。瞳孔会发散,肌肉会不自然地舒张,放血后皮肤也会变得苍白。
  
  那样制造出的墙饰一看就是粗暴宰杀的尸骸,只能摆在一般乡下贵族或者附庸风雅的暴发户家里充充数。
  
  真正的珍品,光是第一步手艺就要请动时间魔法学派的大师释放最高阶的时间魔法:时间静止。又因为释放魔法的时机极难掌握,废品率很高。想要塑化成功,又会浪费掉十倍以上的少女。之后需要白魔法学派的大师将素材的生命力凝固在身体里,此时的少女其实已经死去,却不会有临死时的种种反应。再之后由有经验的人偶师切割下大腿和手臂,之后再由变化学派的专家转换少女的肉体构成,制成墙饰。每位大师的出价从几百金币到几千金币不等。
  
  这样一具少女墙饰,价值恐怕可以买下马洛城半条商业街。
  
  而这墙上却有着四具。
  
  当然,还有一种途径:说服魔法学院里精通生命学派的少女法师自我献身。
  
  但这种途径实际上难度更大,而且不止是钱的问题。首先少女墙饰和雕塑对素材的容貌身材要求极其苛刻,第二,考虑到女性在魔法天赋上的弱势,能够在十几岁就精通生命学派的少女已经算是魔法天才,要找到绝色的天才魔法少女何其困难,第三,还要说服她们主动献身,死掉成为一份墙饰——简直难于登天。
  
  偶尔有这种意愿的少女都很快被各大贵族名门争抢,成为家族博物馆中的镇馆宝物。
  
  上一位献身魔法学院的高材生少女,签下协议,同意成为雕塑获得了帕格姆侯爵夫人的名誉,以她为原料做成的作品陈列在侯爵宅邸的客厅中央——最近失窃了,帕格姆侯爵愤怒之极,悬赏五万金币捉拿窃贼,寻回侯爵夫人的雕塑……咳咳,扯远了……总而言之,这家俱乐部的背景实力绝对不一般。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