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奸杀烤食的李静 》

遭瘟的猴子
初级会员 (威望:1398)
05-06-2019 03:36:46 AM 由 遭瘟的猴子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2个章节

被奸杀烤食的李静

第一章 2019-05-06 03:36:46
第二章 2019-05-06 03:36:46
遭瘟的猴子
初级会员 (威望:1398)
05-06-2019 03:36:46 AM 由 遭瘟的猴子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2个章节

被奸杀烤食的李静

第一章

  D市城管局的会议室里,一个三十来岁的美丽少妇正在发言。
  
  「这些流浪汉已经严重影响了本市的市容以及居民的生活,我们必须马上采取强硬措施!」只见她上身穿一件洁白的丝质衬衫,挽起的袖口处露出象牙般洁白细腻的手腕,敞开一个扣子的领口处纤秀的锁骨隐约可见。
  
  下身穿着黑色的制服短裙,肉色的丝袜包裹她那修长的美腿,纤巧的玉足登着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
  
  秀气的瓜子脸上一副黑色的眼镜透着精明,栗色的长发盘在脑後显得格外干练。
  
  她就是D市城管局的副书记,名叫李静。
  
  「我反对。」一个身形健硕的男子说道。
  
  「流浪汉的问题不能操之过急,只是需要多方面协调才能进行的,像你这样蛮干只会造成更严重的问题。」这个男人名叫张雄,是城管局的副局长,在工作上向来和作风强硬的李静互相看不顺眼。
  
  「难道你要我们都像你一样不作为吗?」面对张雄的否定,李静立刻回声反呛。
  
  她身体前倾,十根纤细的手指撑住桌面,饱满的乳房似乎也因为生气要从衬衣里胀出来。
  
  「不作为?像你一样无脑蛮干把事情都搞得一团糟就是有作为了?」对於李静和张雄的争吵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最终在张雄的强烈反对下,李静的提议并没有得到认可。
  
  因此李静整整一天都显得气呼呼的,搞得那些平时就很害怕她的下属都不敢来和她说话。
  
  一直到下班後,李静一个人开车回家的路上还在不住地咒骂着张雄。
  
  「哼,渣滓,蛀虫,游手好闲的废物!」李静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条僻静的小路,这条路上不但房屋破旧,连路灯也是时好时坏,如果不是为了抄近路回家李静也不会走这条路。
  
  就在她暗自生气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衣着破烂的男人从路边蹿了出来。
  
  李静惊叫一声急忙踩了刹车,可是那个男人还是倒在了马路上。
  
  「可恶!明明没有撞到的!」李静恨恨地敲了一下方向盘,她忽然想起最近看到的流浪汉碰瓷勒索的报告。
  
  「哼!这些城市的垃圾,真该早点把他们清理掉。」憋了一肚子火的李静推开车门吼道:「喂!装什麽装?根本都没碰到你,再不起来我要报警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从身後用一条毛巾堵住了李静的口鼻,李静刚想呼救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似乎正被人装在袋子里抬着走。
  
  自己的嘴里不知被人塞了什麽东西,手脚也都被绑了起来。
  
  「糟糕,难道自己被绑架了?」李静不由自主地挣紮了起来,这时候却听到一个男人说道:「嗯?这娘们好像醒了。」紧接着一记铁锤般的重拳狠狠地砸在了李静的肚子上,李静痛得身体一阵扭曲,彷佛胃酸都要涌上来一般。
  
  接着又听到那个男人说道:「给我老实点,再敢乱动就宰了你!」李静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好安静地躺在麻袋里。
  
  又走了一段路,歹徒的脚步渐渐放缓,接着她就被粗暴的扔在了地上。
  
  有人解开了麻袋上的绳子将她放了出来。
  
  李静眨了眨一双大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看这里破落的样子似乎是一处荒废的农家小院,两个邋里邋遢的流浪汉正在盯着自己嘿嘿冷笑,李静看着他们那饿狼一般的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不过她并不知道这两个流浪汉就是她准备要打击的对象。
  
  这两个家夥原本是两兄弟,人称赵大赵二。
  
  他们从小游手好闲无恶不作,在D市控制了一帮乞丐,俨然已经成了当地一害。
  
  从麻袋里钻出来的李静一头秀发像被风吹乱的柳条一样散落在脸上,那副黑框眼镜也摔在了地上。
  
  洁白的衬衣向上皱起,露出一片纤细腰腹间细腻的嫩肉。
  
  那包裹着她诱人的小屁股的制服短裙也被弄得歪歪斜斜的,从下面隐约可以看到裙下那可爱的粉色内裤。
  
  两双色迷迷的眼睛看得李静浑身不自在,她不由得想要蜷起一双丝袜美腿来遮住裙下的春光。
  
  那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怯怯地蜷缩起来,肉色的丝袜随着腿肉的收缩而擦出一阵沙沙的轻响,柔和的纤维不断地伸展,为那双诱人的美腿镀上了一层梦幻般的光晕。
  
  两个歹徒更加肆无忌惮地视奸着眼前的美人,李静只好从她那被堵住的小嘴中发出几声「呜呜」的鸣叫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时赵大走过来掏出了李静嘴里的破布,李静心想这些败类绑架自己无非就是谋财,最好还是不要激怒他们。
  
  於是李静强自镇定着说道:「两位朋友,你们是想要钱吧。只要你们不伤害我要多少钱我都肯给。」赵大用他那粗糙的手指捏了捏李静那水嫩的脸蛋说道:「你放心,钱有人会给我们,至於你嘛,嘿嘿,我们是绝对不会浪费的。」李静听了不禁一怔,难道是有人雇佣这帮家夥来害自己?会是谁呢?李静想来想去会做出这种事的也只有那个和自己针锋相对的张雄了。
  
  想到这里李静不禁恨得牙根痒痒,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知道是谁指使你们了,你们放了我,我绝对不会跟你们计较的。」「呸,臭娘们!整天想办法和我们为难的就是你吧,还当我们不知道呢!」赵二走过来一把揪住李静的头发恶狠狠地骂道。
  
  李静被人揪着头发疼得几乎要流下泪来,只是人在矮檐下,她也不敢有所反抗。
  
  赵大这时却叫弟弟松了手,他色迷迷地看着李静说道:「让我们放了你也可以,只不过我们也不能白忙一场吧。」李静赶忙说道:「不会的,钱我可以给你们,只要你们放了我。」「哼哼哼。」赵大淫笑着说道。
  
  「我不要你的钱,只不过我们兄弟也很久没玩过女人了,你要是把我们伺候舒服了我就放你走。怎麽样?」李静真是气得咬牙切齿,她看着赵大那张丑脸真恨不得一拳打上去。
  
  「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告诉你们最好马上放了我,要不然我……啊,你干什麽,放开!」不等她说完,赵二已经一把将她推倒,就势骑在她身上乱摸了起来。
  
  手脚被绑着的李静只能不断扭动着身体来表达自己的抗议,而她分明感到在她的丝袜美腿的摩擦下,赵二胯下已经肉棒已经变得越发坚硬了。
  
  「操,骚娘们,叫啊,你他妈倒是叫啊,你越叫老子就越高兴!」赵二一边说着双手扯住李静的衣领用力一撕,只听啪啦啦几声李静衬衣上的扣子全都被扯了下来!
  
  淡粉色的乳罩托着的两个洁白的乳球随着李静扭动的身体来回晃动,赵二就像饥饿的狮子扑向猎物一样将李静胸前的白兔抓在手中揉捏了起来。
  
  「啊,畜生,放手!我饶不了你们!」李静还在大声咒骂着,不过如赵二所说,她的叫声只会让侵犯她的人更加兴奋。
  
  赵二粗野地推开李静的胸罩,两只粗糙又肮脏的大手抓住那一对绵软的乳肉肆意地捏弄。
  
  李静抗拒的挣紮使她那一双浑圆的美腿不断摩擦着赵二的胯下,许久没有碰过女人的赵二彷佛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那双肉色丝袜的柔滑触感,那种刺激的感觉让他差点要射在裤子里。
  
  赵二兴之所至,伸出湿答答的舌头在李静那柔软的胸脯上舔了一口。
  
  李静那细腻的皮肤如奶油般柔滑,白嫩的身体上还带着淡淡的体香。
  
  赵二彷佛在品嚐着什麽美味一般,脸上满是陶醉之色,他那腥臭的口水沿着李静乳房的曲线滴落,在她那平坦的小腹上流淌最终汇聚在了她小巧的肚脐里。
  
  赵二那滑腻的舌头温热的口水让李静觉得无比恶心,她拚命地挣紮,嘴里大声叫道:「啊,救命,救命!畜生,混蛋!放开,我宰了你们!啊——」就在她大声咒骂的时候,赵二突然张开大嘴在她娇嫩的乳房上咬了一口,李静愤怒的咒骂立刻就变成了痛苦的惨叫。
  
  「哼哼,你还想宰了我们?」这时赵大从怀里掏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在李静的脸上比划着说道。
  
  「最好识相点,要不然老子就像杀狗一样把你开膛破肚剥了皮炖汤!」赵大和赵二经常会抓一些城市里的流浪狗来打牙祭,这把匕首就是他专用的屠刀。
  
  他将刀刃像磨刀一样在李静白玉般的鼻尖上蹭了蹭,李静彷佛都能从那斑驳的刀刃上闻到血液的腥气。
  
  李静不禁有些害怕了,这两个混蛋说不定真的会杀掉自己。
  
  就在李静这一楞神的时候,赵大已经一边捏着下巴掰开了她的小嘴一边掏出了他那早已挺立了起来的阴茎。
  
  李静惊恐地看着赵大粗壮的阴茎,她已经知道这个混蛋要做什麽了。
  
  在家里的时候李静也曾经为丈夫口交过,但是每次都必须要洗得干干净净她才肯做,而赵大这样的流浪汉可不会为了怜香惜玉去特地洗澡。
  
  只见赵大紫黑色的肉棒顶着硕大的龟头耸立在一片杂乱的阴毛从中,就好像杂草丛中长出的毒蘑菇一般。
  
  在那翻开的包皮和龟头直接堆积着黄色的污垢,散发出的一股股刺鼻的骚臭气味让李静几乎要呕吐出来。
  
  李静惊慌的双眼中已经渗出了泪水,赵大一手掐着她的额头一手掰着她的下巴,李静既无法挣紮躲闪也不能闭上嘴巴拒绝,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条肮脏的肉棒像一条散发着腥臭的蟒蛇一样向自己扑来。
  
  赵大猛地将阴茎刺进李静的小嘴之中,粗壮的肉棒挤压着李静那柔软的舌头一下子撞在了她那敏感的软颚上。
  
  强烈的恶心感让李静长大了嘴巴发出一声声干呕,柔软的舌头拚命地推拒着嘴里的巨物,连娇嫩的喉头也是一阵阵地收缩。
  
  而李静痛苦的反应却使得赵大更加愉悦,他感受到美人那温暖滑腻的舌头在他的阴茎上来回摩擦,紧窄的喉咙则像另一对嘴唇一样吸吮着他的龟头,强烈地刺激让他忍不住抱着李静的脑袋抽插了起来。
  
  李静的小嘴被他捏得生疼,喉咙在龟头的撞击下更是像着了火一样,连她那凄惨的叫声也被赵大的阴茎堵在喉咙里变成了呜呜的闷哼。
  
  赵二也早已按捺不住心头的慾火,他扶起李静的身体让她像狗爬一样跪在地上。
  
  他掀起李静的黑色制服短裙,那淡粉色的内裤包裹的屁股像一颗熟透的蟠桃般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赵二抓住内裤的边缘用力一扯,哧啦一声李静的内裤就被撕成了一片破布,李静粉嫩的鲍鱼从双腿的缝隙间露出一条细小的缝隙。
  
  赵二伸出手指捏了捏李静那淡粉色的阴唇淫笑道:「操,这小娘们的逼还挺嫩啊。嘿嘿,正好让老子爽爽。」说着他掏出自己的肉棒,用那火热的龟头在李静的鲍鱼上上下滑动挑逗着李静。
  
  这下李静更是拚命地挣紮,那个在她双腿间滑动的肉棒就像烧红的烙铁一样让她害怕。
  
  她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拚命扭动着身体躲避着赵二的肉棒,白花花的屁股晃来晃去看上去倒更有几分像是在挑逗。
  
  赵二抡起蒲扇般的大巴掌啪地一声拍在李静的臀瓣上,李静痛得全身突地一颤,雪白的臀肉上立刻就肿起了一个红色的大手印。
  
  赵二喝道:「骚货,别他妈的乱动,待会老子插进去你就有得爽了!」说着赵二身子轻轻一挺,龟头的顶端已经分开了那两片柔嫩的花瓣抵在了李静那诱人的桃源洞口上。
  
  这下子李静更是慌了神,她身子向前一耸想要躲开赵二的进攻,却一下正撞到了赵大腥臭的阴毛丛中。
  
  赵大嘿嘿一笑说道:「骚货,这麽想要大爷的鸡巴吗?那大爷就让你好好尝尝。
  
  」说着他将李静小巧的脑袋死死地按在自己的胯下,一张俏脸整个埋进了赵大肮脏的阴毛中。
  
  赵大那又粗又长的阴茎像一根长矛一样整根捅进了李静的嘴里,鸡蛋大小的龟头塞在李静的喉咙里来回捻弄。
  
  李静又是窒息又是恶心,珍珠般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这时她身後的赵二也开始采取了行动,他伸出粗糙的食指抵在李静紧缩的後庭上来回捻了捻说道:「他妈的,还想躲?老子看你这次往哪躲!」说着他手指一用力,锉刀般的指节硬生生挤开李静那紧窄的肛门伸入了她的直肠。
  
  李静只感到後庭彷佛被塞进了一块火炭一般,忍不住又发出一声惨叫。
  
  赵二淫笑着在李静的後庭中蜷起手指,粗糙的手指就像一只生锈的铁钩一样死死地钩住李静的菊门。
  
  这下李静只要一动後庭就像被撕裂一样地剧痛,只能任由赵二玩弄。
  
  赵二粗大的阴茎在李静的阴道里做着粗暴的活塞运动,插在李静直肠里的那根手指隔着柔软的肉壁都能感受到肉棒抽插的轮廓。
  
  赵二更加兴奋了,他一边操弄着李静的阴道一边用手指在她那温暖的直肠里抽插了起来。
  
  李静粉红的菊蕾在赵二的蹂躏下已经有些红肿,娇嫩的肛门随着粗糙的手指不断翻进翻出。
  
  李静彷佛感到有一把坚硬的锉刀残忍地打磨着她的後庭,她本能地收缩着肛门挤压着直肠做着排便的动作想要把入侵者赶出去,只是她的抗拒却反而增强了征服者的快感。
  
  李静的肛门像一道肉箍一样紧紧地勒住赵二的手指,柔软滑腻的肠壁包裹着他粗糙的手指不停地蠕动,那温暖又紧窄的感觉丝毫不比前面那个洞差。
  
  赵二一边继续玩弄着李静的身体一边说道:「哥,这个娘们真他妈是个极品,屁眼都这麽爽,你要不要试试?」赵大听了也是颇为兴奋,说道:「好啊,这娘们的屁眼还没被人操过吧,嘿嘿,今天就让老子给她开苞!」说着赵大抽出插在李静嘴里的阴茎转到了她身後,一直在她身後埋头苦干的赵二则转到了前面。
  
  一直被赵大强迫口交的李静一边痛苦地喘息着一边惊恐地叫道:「不,不要啊,别再搞後面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呜呜呜……」李静一句话还没说完,赵二的肉棒已经又塞进了她的嘴里。
  
  李静那有些红肿的肛门刚刚经受了赵二的蹂躏还没有完全闭合,粉红的嫩肉颤抖着一下下地收缩彷佛也在痛苦地哭泣一般。
  
  赵大可是完全不会怜香惜玉的,他双手捧住李静白嫩的屁股像一艘冲锋的战舰一样将自己胯下的撞角整根撞进了李静的後庭。
  
  李静痛得全身一阵颤抖,一声痛苦的叫喊又被赵二的肉棒堵在了喉咙里。
  
  後庭强烈的冲击让她觉得直肠彷佛都被扯断了一般,她全身的肌肉都不禁为之一僵,两片肥厚的臀肉一阵收缩配合着颤抖的直肠紧紧夹住了赵大的阴茎。
  
  强烈的压迫感让赵大几乎忍不住要喷射出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了射精的冲动,一边拍打着李静的屁股一边像操弄母狗一样奸淫着李静的菊门。
  
  强烈的痛苦让李静几乎要晕过去,她不停地喘息不停地叫喊,却被赵二的肉棒将她的小嘴搅了个乱七八糟。
  
  李静的舌头像慌乱的麻雀一样在她的嘴里跳来跳去,那有力的舔弄更是让赵二神魂颠倒。
  
  他不停地耸动着腰胯,粗大的肉棒在李静嘴里横冲直撞,一会插进了紧窄的喉咙,一会撞上了柔软的口腔,李静被他折磨得双眼一阵翻白,雪白的肉体像是触电般不停地抽搐着。
  
  很快赵二就感到头脑一阵发晕腰眼一阵发麻,他捧着李静的脑袋狠狠地抽插了几下紧接着全身一僵,硕大的龟头一下塞进了李静的喉咙颤抖着将一股股肮脏的精液喷进了李静的喉咙。
  
  李静被那腥臭的精液呛得不住地咳嗽,连後庭也是跟着一阵强烈地收缩。
  
  赵大在李静直肠里那强大的吸力之下终於将灼热的精液喷洒在了李静的直肠里。
  
  赵家兄弟心满意足地抽出肉棒看着满身狼藉的李静。
  
  只见她那雪白的肌肤在两人的蹂躏下布满了红色的指痕,胸前两颗蜜桃般的乳房随着她剧烈的咳嗽来回颤抖,一股股白浊的精液也随着她的咳嗽从那鲜艳的小嘴中喷出洒在她苍白的脸上。
  
  赵二喘息了一阵伸手揪住李静的头发将她拎起抡起大手重重地打了她一记耳光说道:「臭娘们,看你以後还敢打老子的主意,操死你个骚货!」李静这时也恢复了一些气力,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屈辱让她恨死了眼前这两个人渣。

遭瘟的猴子
初级会员 (威望:1398)
05-06-2019 03:36:46 AM 由 遭瘟的猴子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2个章节

被奸杀烤食的李静

第二章

  她恶狠狠地瞪视着赵二,朱红的嘴唇一张,一口混合着赵二腥臭的精液的唾沫正啐在了赵二的脸上。
  
  赵二怒不可遏,他一把将李静掷在地上狠狠地踢向她柔软的小腹。
  
  李静被他踢得惨叫连连,白花花的身体像一条肉虫一样在地上滚来滚去。
  
  这时赵大却抓住赵二的手腕将他拉开说道:「行了老二,别踢烂了,踢烂就不好吃了。」赵二也出了气,他瞪着李静哼了一声说道:「知道了。折腾半天也饿了,我去打点水。」赵二说着拎起两个水桶走出了小院。
  
  李静现在只觉得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没有一处不疼的,她蜷缩着身子像个小孩子一样抽泣了起来。
  
  赵大抓着她被绑住的手腕将她拎起来说道:「行了行了,别哭了,待会你就不觉得疼了。」说着他就像抓起一只洁白的羊羔一样将李静拦腰抱起来到院中。
  
  破落的小院里有一棵枯树,树干上钉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大铁钉。
  
  那是赵大赵二兄弟宰杀野狗的地方,他们每次都将宰杀的野狗挂在铁钉上开膛剥皮打牙祭,枯树的树皮都被干涸的血液染成了黑褐色。
  
  可怜的李静被赵大剥光了衣服吊在枯树上,全身上下只剩下了那双肉色丝袜。
  
  只见她纤细的皓腕被粗糙的麻绳绑在一起吊在铁钉上,原本就十分洁白的手指因为缺血更是变得彷佛透明了一般。
  
  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由於重力的原因微微下垂呈现出一个完美的水滴形,只有乳峰上一对嫣红的乳头反而微微翘起显得格外显眼。
  
  因为身体被拉伸,李静的小腹微微凹陷腰肢变得更加纤细。
  
  一双丝袜美腿被稍稍分开绑在树干上,一双玲珑的小脚用力向下伸展想要踩住那近在咫尺的地面。
  
  踮起的脚尖彷佛新出土的嫩笋般可爱,包裹着足弓的丝袜被拉伸得几乎透明,足弓上隆起的血管脚掌上粉红的皱纹无不清晰可见。
  
  赵大看着被吊在树上毫无还手之力的李静晃了晃那把宰杀野狗用的匕首说道:「哼哼哼,臭娘们,到底是当官的,这身嫩肉可比街头的野狗强多了。」李静惊恐地看着那把锈迹斑斑的匕首,直到此刻她才相信这两个家夥真的要杀她。
  
  李静不禁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哀求道:「不,求求你,别杀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赵大冷笑一声抓住她一只柔软的乳房用力揉捏着说道:「哼哼,你的奶子很肥嘛,烤着吃一定很香。」这下子李静更是被吓呆了,虽然听说过有的原始丛林里会住着食人族,没想到今天这两个流浪汉竟然要吃掉自己。
  
  李静觉得一股寒意在自己的脊背上蔓延,有些苍白的嘴唇颤抖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麽却没有说出来。
  
  赵大捏着李静的乳房将匕首的刀身在乳头上蹭了蹭说道:「嘿嘿嘿,猪狗畜生的肉老子吃过不少,人肉还真是第一次。哼,看你这麽细皮嫩肉的正好尝尝鲜。」说着作势就要将李静开膛破肚。
  
  李静被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拚命地摇着头哀求道:「别吃我,求求你们别吃我,让我做什麽都行,求求你们饶了我吧。」赵大冷笑一声一伸手捏住了李静的下巴,锈迹斑驳的匕首从她那张开的小嘴中伸进去像磨刀一样摩擦着李静的舌头。
  
  「哼,现在你害怕了当然这麽说,要是真的放了你你不叫警察抓我吗才怪。嘿嘿嘿,看你的舌头挺嫩的,割下来下酒一定不错。」说着,赵大的匕首在李静的舌头上轻轻比划了一下,李静吓得紧紧闭上双眼,被捏开的小嘴中发出一串咿咿呀呀地叫喊。
  
  这时赵二提着两桶清水回来了,他看到李静像一条母狗一样被吊在枯树上的狼狈模样笑道:「哈哈哈,他妈的,这娘们刚才还逞威风,原来也是个怕死的骚货!」赵大也是嘿嘿一笑将匕首从李静嘴里抽了出来说道:「女人就是这个德行,给脸不要脸,只要一吓唬就什麽都不顾了。」李静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心思又开始活泛了起来,难道这两个家夥只是想吓唬吓唬自己?
  
  这麽想着李静似乎又看到了活命的希望,毕竟对於生活在文明社会的她来说杀人而食的事实在是太过耸人听闻了。
  
  她抽了抽鼻子说道:「两位大哥,我知道错了,你们放了我吧,我发誓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绝对不会向警察报案的,求你们饶了我吧。」赵大和赵二对视了一眼嘿嘿一笑说道:「哼,这个贱骨头,早这麽上道还用得着老子这麽费事吗?说,你是不是贱骨头?」李静暗暗咬了咬牙,心想现在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於是谄媚地一笑说道:「是,我是贱骨头,以後再也不敢得罪你们了。」赵大赵二看着她委曲求全的样子不由得都是哈哈大笑,赵大伸手托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来说道:「算你懂事,我这就送你走。」说着赵大低下头吻上了李静的嘴唇。
  
  赵大嘴里的口臭让李静一阵恶心,但是为了能够活命她也只好曲意逢迎。
  
  赵大含住李静柔软的嘴唇轻轻吸吮,又将粗大的舌头深入李静的嘴里舔舐着她那甘美的香津。
  
  李静也强忍着不适张开小嘴任由赵大啜吸着她口中的花蜜,灵巧的小舌头还不时扫过赵大舌头的边缘让赵大一阵心痒难搔。
  
  李静看赵大眯着一双眼睛享受着自己的热吻心里不禁暗暗地咒骂着。
  
  「这个人渣,败类,等我回去之後一定让他不得好死!」就在她暗自盘算着如何报复赵家兄弟的时候,一股凉意突然从腹部传来让她不禁打了个寒战,紧接着就是一阵钻心的剧痛让她扯着嗓子惨叫了起来。
  
  李静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肚子上究竟发生了什麽,但那种撕裂的痛楚立刻就让她明白是赵大耍了她。
  
  恐惧,屈辱,悔恨,一股脑地涌上了李静的心头,她恨不得一口一口将眼前的男人咬死,但是这个恶魔却还衔着她柔嫩的双唇啜吸,她满含怨愤的咒骂也在两人嘴唇相接的地方变成了含混不清的哀鸣。
  
  赵大早就看穿了李静的心思,他趁着李静放松警惕的时候将手中的匕首刺进了李静的肚子。
  
  赵大的匕首很钝,与其说是刺进了李静的肚子倒不如说是被赵大硬生生捅进去的。
  
  李静柔软的肚皮在匕首的撞击下发出啵的一声,奶油般细腻的皮肤都被粗糙的刀身带着凹陷了进去。
  
  赵大握着匕首像拉锯条一样切割着李静的肚皮,李静痛得全身像触电般不停地颤抖,一股股甜腥的血液从她的嘴里流出。
  
  赵大却彷佛十分陶醉,他含着李静颤抖的嘴唇吮吸着她口中的鲜血,彷佛美人的血液就是世上最甘醇的美酒。
  
  这时候赵二也凑了上来,他伸手套弄了两下再次挺起的肉棒说道:「哥,你也让我爽爽啊。」赵大回过头说道:「算了吧,待会还得吃她的肉呢,操脏了洗着多麻烦。」说着又自顾自地去吮吸李静那淌血的嘴唇。
  
  赵二不屑地说道:「切,你不让给我我也有办法。」说着他也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匕首。
  
  赵二握着匕首蹲下身子往李静双腿间看去,只见她那两片肥厚的臀瓣还在不停地颤抖,柔软的脂肪上荡起一片细密的波纹。
  
  那饱受蹂躏而红肿的菊门也是紧紧地缩成一团,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躲在两片臀瓣中间,看起来更是惹人怜爱。
  
  赵二用手指捅了捅李静的肛门,李静却已经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这倒是让他觉得有几分扫兴,不过他还是用力一捅将手指挤进了李静的直肠。
  
  他用左手的手指钩住李静滑腻的肠壁,右手握住匕首毫不留情地刺进了李静的会阴。
  
  这一下的剧痛让李静全身猛地向上一挺,被赵大衔住的嘴唇也挣脱了出来,凄厉的惨叫声一下子响彻了整个小院。
  
  赵二满意地一笑,用匕首细细地切割着肛门周围的嫩肉,将那一圈带着褶皱的肉环完整地切了下来。
  
  他捏着那个富有弹性的肉环一扯,鲜红的肠子就像一条赤练蛇一样从李静胯下那个滴血的洞口中被扯了出来。
  
  他捏着那节肠头在李静那已经失去了焦距的眼前晃了晃说道:「骚娘们,看清楚了,这就是你的臭屁眼,老子现在就用她打飞机。」赵二说着用手指撑开李静那被切下的肛门,将她滑腻的直肠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
  
  他用手握住李静的肠子上下套弄,柔软滑腻的肠壁摩擦着他粗壮的阴茎为他带来一波接一波的快感。
  
  而在他一收一放的拉扯下,李静的肠子不断从下身被扯出。
  
  李静无力地喘着粗气,一双软软下垂着的玉腿一阵抽搐,一股淡黄色的尿液从她那粉嫩的花丛间滴滴答答的流淌了出来。
  
  赵大看着有趣,他伸出一只大手从李静腹部的伤口伸进她那温暖的腹腔在那些柔软的脏器间来回摸索,几下就找到了李静的膀胱。
  
  他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住尿道的内端,李静胯下淌出的尿液立刻就停止了,而只要他一松手,那淡黄色的尿液就又流了出来。
  
  赵大得意地哈哈大笑,看着自己痛恨的女人在面前失禁无疑是一件非常痛快的事,而将对方最羞耻的排泄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则是一种莫大的征服感。
  
  得意忘形的赵大捏着李静的尿道和输尿管连扯了几把将李静的膀胱整个扯了下来,在片湿漉漉的阴唇中间一股混合了鲜血的淡粉色尿液从张开的尿道口滴落了下来,这是李静最後一次排尿了。
  
  赵大将李静那还装着半泡尿液的膀胱从她的肚子里掏了出来,她握着那个柔软的肉囊对着李静那苍白的脸蛋一挤,一股温热的尿液哧的一声喷射在了李静的脸上。
  
  本来已经痛到失神的李静被自己的尿液一浇又缓缓醒了过来,她睁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赵大像拎着一个破气球一样用两根手指捏着李静那干瘪的膀胱啪的一声甩在她脸上说道:「臭娘们,看清楚了,这就是你的尿泡,嘿嘿,跟狗的也差不多。」李静这才浑身一颤,两只眼睛又渐渐恢复了焦距。
  
  「我的,是,是我的膀胱?」这时赵二又在一旁喊道:「贱货,看这边,你的肠子在给老子打飞机呢!」李静转头看向赵二才见他正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用自己的肠子套弄他的阴茎,而自己那蜿蜒的肠子已经被他拖了一地。
  
  李静彷佛回光返照般头脑一下清醒了过来,她留着眼泪恶狠狠地瞪着赵家兄弟嘶吼道:「畜生,你们这些畜生!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哼,做鬼?」赵大冷哼一声说道。
  
  「好啊,我就让你做鬼,看看你怎麽不放过我们!」说着他一把将手中那干瘪的膀胱塞进了李静嘴里,左手抓住李静的长发一扯,右手抓起地上的一把斧头像李静的脖子上剁去。
  
  只听哢嚓一声鲜血飞溅,李静白嫩的脖子被他一斧头砍断了一边。
  
  割断的气管发出一连串哧哧地声音,李静那溅满鲜血的嘴唇一张一合却不知是在说些什麽。
  
  赵大再次挥动斧头将李静的人头整个剁了下来,他像扔垃圾一样随手将那颗美丽的女人头丢在地上接着就去摘除李静身体里剩余的器官。
  
  而这时李静的身体还在随着他扯下每一件内脏时微微地颤动着,那颗被丢在地上的人头看着自己的心肝脾肺一件件被丢在地上终於也是不甘地闭上了眼睛。
  
  赵大摘除干净了内脏和赵二一起将李静的身体解开放在一张条凳上,两人像是清洗农村里过年杀死的肉猪一样用清水里里外外冲洗着李静的身体。
  
  很快那些血污就被洗得干干净净,李静的身体又恢复了往日的洁白细腻,只是不过现在她已经不再是一个女人,而只是一块诱人的美肉。
  
  赵家兄弟就在小院里点起了篝火,将李静的躯体整个架在火上烧烤了起来。
  
  灼热的火焰将奶油般洁白的皮肤渐渐烘烤成了焦黄色,一股股烤肉的香气也逐渐蔓延了开来。
  
  融化的油脂浸透了李静的丝袜,让她的美腿看上去彷佛镀了一层金箔一般。
  
  赵大用匕首在李静那肥厚的屁股上轻轻一刺,已经烤得酥脆的肉皮哢地一声破裂开来,一滴金黄色的油脂滴落到篝火中发出啪的一声爆鸣。
  
  赵大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烤肉已经熟了,老二,快来尝尝!」说着他已经割下一片外焦里嫩的臀肉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地大嚼了起来,油脂混合着嚼碎的嫩肉从嘴角冒了出来他也顾不得管。
  
  赵二此刻也已经是饿的急了,他抓着李静的一只乳房用力一撕,一大块肥嫩可口的烤嫩乳就被他撕了下来。
  
  他双手捧着那块美肉大口大口地啃食,肥嫩的乳肉入口即化,用舌头轻轻一舔就变成了滑溜可口的油膏淌进了他的肚子里。
  
  乳房和臀部的嫩肉吃完赵大赵二还没有满足,他们用匕首从李静的大腿根刺进去将她的双腿整个拆下,然後每人抱着一条油乎乎的烤人腿又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
  
  赵大用匕首切开李静的大腿,那肥厚的脂肪紧实的肌肉看上去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一般。
  
  他先是像剥开烤肉的锡纸一样揭下李静腿上的丝袜,那丝袜几乎已经和她的美腿融化在了一起,每揭下一片都会带下一层薄薄的油脂。
  
  赵大拎着那片丝袜对着篝火来看只见那被李静油脂浸透的丝袜彷佛水晶般光彩夺目,他忍不住将丝袜放入口中用力吮吸,将那香甜的油脂贪婪地吸进了肚子里。
  
  接着他又连皮带肉切下一大块腿肉放入口中大嚼,只觉得那块腿肉不但鲜嫩多汁而且富有嚼劲当真是回味无穷。
  
  赵大的吃相虽然贪婪,但比起赵二来却还算是斯文了,赵二比起他的哥哥更加粗暴。
  
  他抱着那条油乎乎的烤人腿一口就咬在了那纤细的脚踝上。
  
  他咬断李静筋道的肌腱用力一撕,焦熟的肉皮被撕裂迸发出一片灿烂的油花,鲜嫩的肌肉从腿骨上被撕下,只有一条条细小的白色筋肉还藕断丝连地挂在腿骨上被拉得老长。
  
  赵二像一头饿狼一样将整块小腿肉塞进嘴里大嚼,连那被烤得酥脆的丝袜也一同吞进了肚子里。
  
  吃完了李静的小腿肉,他一手握住李静白玉般的腿骨一手抓住她纤秀的美脚一掰,一只香酥可口的丝袜烤蹄就被他掰了下来。
  
  赵二将半只丝袜美脚塞进嘴里啃咬着那鲜嫩的脚肉和筋道的蹄筋,连李静那纤细的脚骨都被他咬得格格作响。
  
  赵家兄弟只觉得一辈子都没吃过这麽美味的烤肉,两人直到再也吃不动了这才喘着粗气躺在了院子里。
  
  赵二舔着油乎乎的嘴唇回味着李静的美味说道:「哥,这娘们真他妈香,啥时候咱在抓个漂亮娘们来打牙祭?」赵大打了个饱嗝爬起来说道:「嗯,有机会一定要再尝尝这人间美味。不过咱还得赶紧溜,要是让条子抓着都得枪毙。」说着两人打定了主意当晚就逃离的D市,李静的人头和那些两人吃剩下的碎肉残骨就被他们埋进了垃圾场。
  
  也许那些饥饿的野狗夜里出来觅食会接着享用这些难得的美肉,也许她们就会就此腐烂在垃圾堆里永远也不会被发现了。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