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赛儿之死(凌迟) 》

006
初级会员 (威望:1624)
04-29-2019 03:15:30 AM 由 006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15个章节

唐赛儿之死(凌迟)

第一章 初入黑狱 2019-04-29 03:15:30
第二章 青州夜审 2019-04-29 03:15:30
第三章 押送济南 2019-04-29 03:15:30
第四章 亲人团聚 2019-04-29 03:15:30
第五章 钦犯待遇 2019-04-29 03:15:30
第六章 游街示众 2019-04-29 03:15:30
第七章 押赴北京 2019-04-29 03:15:30
第八章 天牢大狱 2019-04-29 03:15:30
第九章 苦中作乐 2019-04-29 03:15:30
第十章 铁牢奇恋 2019-04-29 03:15:30
第十一章 降妖之术 2019-04-29 03:15:30
第十二章 威逼利诱 2019-04-29 03:15:30
第十三章 女人之心 2019-04-29 03:15:30
第十四章 最后期待 2019-04-29 03:15:30
第十五章 香销玉碎 2019-04-29 03:15:30
006
初级会员 (威望:1624)
04-29-2019 03:15:30 AM 由 006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15个章节

唐赛儿之死(凌迟)

第一章 初入黑狱

  明朝永乐十八年,山东蒲台女子唐赛儿以白莲教为名,自称佛母,率众起义,不久被镇压,为搜捕唐赛儿,明政府逮捕了数以万计的尼姑、道姑和其他女子,但一直没有捉到唐赛儿。
  
  永乐十八年三月十五,山东青州府衙门外的鸣冤鼓,突然被敲响了。
  
  几个衙役出门看去,只见鸣鼓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绝色少妇。她身材高挑,瓜子脸,丹凤眼,直鼻梁,薄嘴唇,颧骨稍有点高,一头长发挽了一个松松的发髻,一身白衣,妩媚中透出英气。
  
  一个衙役喝道:“那女人为什麽鸣鼓?”
  
  女人答道:“为你们无辜抓去的成千上万假唐赛儿。”
  
  众衙役一楞,其中一个问道:“你是什麽人?”女人轻轻地拢了一下头发,冷冷答道:“我才是真正的唐赛儿。”
  
  几个衙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
  
  一个老成些的衙役道:“先不管是真是假,绑了去见大老爷再说。”
  
  几个衙役恶狠狠地扑上来,把唐赛儿扭住,用绳子将她五花大绑,押进了知府衙门。
  
  唐赛儿跪在堂下,大堂上端坐着一个身着红袍的官员。
  
  他拍了一下惊堂木,喝道:“大胆妖女,你到底是什麽人?”
  
  唐赛儿答:“我就是唐赛儿,今天我是来自首的。”
  
  知府问;“你就是妖女唐赛儿?有什麽证据?”
  
  唐赛儿说:“你们天天在捉拿我,错抓了这麽多人,今天我自己送上门来,你们还要不相信麽?”
  
  知府还是有几分不信,沈吟了一会,喝道:“大胆妖女,不论你是真是假,先给我收监,严加管束!”
  
  衙役将唐赛儿押出大堂,到了府衙大牢了。
  
  牢头带了几个禁子出来,衙役头目说:“听好了,这女人自己说是钦犯唐赛儿,老爷吩咐,要严加管束!”
  
  牢头把唐赛儿押了进去。里面是一间签押房。
  
  牢头让人给唐赛儿松绑,一面说道:“这位姑娘,虽说失礼了,可你是朝庭钦犯,我们要细细地搜你的身,你可不要见怪。”
  
  唐赛儿问:“你要怎麽搜?”
  
  牢头道:“当然是脱光了衣服搜。”
  
  唐赛儿说:“我现在敢来自首,自然是要杀要剐由你们,赤身裸体给你们搜也没什麽,不过,我的衣服,还是我自己脱。”
  
  牢头道:“好,没想姑娘这麽爽快。”
  
  他退後了一步说,“请姑娘自便了。”
  
  唐赛儿脱光了衣裤鞋袜,又摘下发钗,让头发全散了,一丝不挂地站着。
  
  牢头道:“姑娘,失礼了。”他一摆手,两个禁子从背後扭住她双手,用力一压,将她跪倒在地,头被按到了地上,另一个禁子从身後,把一根木杆子插进她的阴户。
  
  唐赛儿感到下面一凉,有点疼痛。
  
  紧接着,又紮进了她的肛门,疼得她叫出声来,幸亏也只伸进去一会儿,就拔了出来。
  
  牢头道:“姑娘莫怪,这也是牢里的规矩,若是要犯,怕有什麽夹带,我们吃罪不起。请姑娘穿上衣服吧。”
  
  说着,有人拿过衣服,帮唐赛儿穿上。
  
  禁子又拿过一堆镣铐锁链,让唐赛儿躺在地上,按住手脚,给她双脚上了脚镣,然後让她坐起,把一副四五十斤重的木枷枷在她脖子上,让她双手穿过枷上的两个洞,再用一副手铐锁住她的双手。唐赛儿扛着沉重的大枷,拖着十几斤重的脚镣,来到女牢。
  
  禁婆把唐赛儿押了进去,关进牢房,她叫过一个女犯,吩咐说:“这女人是朝庭钦犯,你要好生守着,她要吃饭出恭,你也要伺候着!”
  
  唐赛儿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狭小的牢房。
  
  三面是坚实的砖墙,一面是碗口粗的木栅栏,地上铺了一些乾草,还有一张破草席和一条肮脏的棉被,墙角摆了一个没有盖的马桶。
  
  唐赛儿叹了一口气,拖着脚镣挪动了几步,背靠着墙坐下,闭着眼,突然间,一种莫名的哀愁和屈辱涌上她心头,我这样送上门去是何苦呢,是做大功德?还是走投无路?昔日风光似过眼云烟,两行清泪,缓缓流过她的面庞。
  
  牢房里肮脏污秽,不一会儿,唐赛儿身上一阵阵发痒,好像有蝨子在衣服里、头发里爬,她的双手被枷钉死了,没法动弹,只好忍着。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把背脊在墙上磨蹭。
  
  再过了会,唐赛儿又感到要撒尿,她自己是没法宽衣解带的,只好由女犯帮助撩起裙子,脱下裤子,唐赛儿扛着枷锁,坐到马桶上,尿完後再由女犯就为她穿上裤子。

006
初级会员 (威望:1624)
04-29-2019 03:15:30 AM 由 006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15个章节

唐赛儿之死(凌迟)

第二章 青州夜审

  晚上,唐赛儿被几个衙役押送到府衙门後院的一间花厅夜审。
  
  知府让人打开了木枷,唐赛儿感觉浑身轻松,轻轻揉着手腕。
  
  知府大人问了:“你到底是什麽人?”
  
  唐赛儿答:“小女子就是唐赛儿。”
  
  知府道:“你说你是钦犯唐赛儿,本府姑且信你。可你为何会来自首呢?”
  
  唐赛儿答:“朝庭为了捉拿我,抓了许多无辜妇女,我流亡在外,还是於心不忍。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故此冒死自首,希望你们早些把这些人释放,让我死得安稳。”
  
  知府道:“本府听你的话,总是不能相信,你既然说你是钦犯唐赛儿,总该有些凭证,也好让本府据实上报。”
  
  唐赛儿说:“不知这算得了证据吗?”说着,解开上衣,袒露出左肩膀,上面刺了一朵金色莲花,衬着绿叶,甚是扎眼。
  
  知府又问:“你肩膀上的莲花,我已经听手下禀报。除此之外,你还有什麽证据证明你是唐赛儿?”
  
  唐赛儿说:“我本来还有白莲教圣物,但我不能交给你。我妹妹唐甯儿、还有我女儿现都关押在济南府,你把我押送到济南,让他们一认,不就真相大白了?”
  
  知府又问:“刚才你说,你有白莲教圣物,是什麽东西?”
  
  唐赛儿冷笑一声:“当然是我教的白莲圣火令。我这次起义失败了,可白莲教只要有圣物在,迟早还会继续传下去,这也是我甘心一死的缘由。大人,要杀要剐,全在官家,可我教的圣物,你们肯定是得不到的。”
  
  知府喝道:“大胆妖女,死到临头了,还这麽嚣张。”吩咐道”把这妖女带到刑堂去,细细拷问。一要确认她是否是钦犯唐赛儿,二要她讲出白莲教妖物的下落。”
  
  刑官答应着,叫手下把唐赛儿双手反绑,推到了监狱旁边的刑堂。
  
  刑堂四壁悬挂着各类刑具。
  
  刑官对唐赛儿说:“刚才大人的吩咐,你都听见了。姑娘,你要是不想受皮肉之苦,我劝你乾脆招认妖物的下落,一来也能证实身份,二来我们也好交差。”
  
  唐赛儿说:“你的好意我领了,好在我也不怕受这点苦,反正我不会招供的。”
  
  刑官挥了一下手,几个衙役扑上来,把唐赛儿按到地上,取来一副夹棍,夹住她的小腿,用力夹紧。
  
  唐赛儿顿感一阵阵剧痛,她拼命咬紧牙关,忍痛不吭声。
  
  夹棍夹一会又放松,然後再夹紧,女英雄痛得满头是汗,可还是忍了下来。
  
  他们又用拶指夹唐赛儿的十指,女英雄一边忍着剧痛,一边说:“你们才是何苦呢,还不早一点把我押送到省城领赏,在这儿折腾什麽呀?”
  
  那刑官见拶指夹棍奈何不了她,又命手下将女英雄双手绑起来,吊在房梁上,两脚离地,接着又拿来皮鞭,蘸了水,恶狠狠地抽打。
  
  皮鞭又粗又重,加上在水里浸过,每一鞭子下来,都象火烧火燎那麽疼痛,唐赛儿忍着痛,对那个刑官道:“我已经让你打成这样,还不肯招认,你何苦又死盯不放呢?”
  
  刑官看着也没办法,只好下令把唐赛儿押送回牢房。
  
  这时已经是深夜,衙役仍给女英雄戴上大枷,关进牢房。
  
  唐赛儿躺在草席上,因为戴着沉重的大枷,只能侧卧在地上,连翻个身,也觉得十分困难。
  
  天渐渐亮了,女英雄还是痛得不能入睡。幸亏吃饭、大小便还有女犯伺候。
  
  隔了一天,唐赛儿又被提去刑堂。刑官见了面,就问:“妖女,这回你是不是还不肯招供?”
  
  唐赛儿回答:“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难道钦犯唐赛儿还要假冒不成。如果你不相信,只好随你怎麽用刑了。”
  
  衙役们把唐赛儿的枷打开,然後扒下上衣和裙子,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裤子,把她反绑在刑堂柱子上。
  
  刑官脸上挂着猥亵的笑,问:“这样你还招供不招供?”
  
  唐赛儿一脸的冰霜对他:“你以为我唐赛儿还是十七八岁的黄花闺女?告诉你,在这里,姑娘我裤子都被脱过了,还在乎打个赤膊?”
  
  衙役用针刺唐赛儿的乳头,她疼痛难当,但仍是不肯招供。
  
  衙役又扒下唐赛儿的裤子,让青年女英雄赤裸裸一丝不挂。用针无情地刺她下身。後来,又用木棍捅进去,把唐赛儿折磨了大半夜,才让她穿上衣服,戴上枷锁,押送回牢房。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