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悉尼月光 之? 存在 》

秀色之家
初级会员 (威望:154)
03-21-2019 04:17:24 AM 由 秀色之家 超级微信红包群,共有1个章节

悉尼月光 之? 存在

「梅丽莎,你坐着别动,仔细听好」,男人说。?

「我想我哪儿也不会去。」可爱的短发女人回答。她眨了眨她那性感的大眼睛,对於这个罗嗦的男人有些不耐烦。?

「我想你一定想知道我为什麽要你来这里。」?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问题之一。」梅丽莎皱皱眉头说。?

「好,我会告诉你的。」

「好啊,等你想说的时候,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麽要把我的乳房钉在桌子上。」

梅丽莎轻轻地把身体往前移动了一下,让自己绷紧的乳房稍稍放松一下。

她两个深褐色的乳头被整齐地钉在身前的橡木桌上,双手被紧紧地绑在身後。

那个男人笑了笑:「我只是想让你集中精力。」

「非常有效果。」她叹了口气。

「我很惊讶你没有怎麽反抗。」?

「看起来我好像没有什麽选择。」?

「可是我还是想看到一点儿挣扎。」?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她用有点儿嘲讽的语气说:「就算我挣扎了,你就不会把我的乳房钉在桌子上吗?」?

「我当然还会的,不过我想那一定很疼。」?

「是的。非常疼。」?

「可你还是让我做了。」

「是的。我现在倒是有点後悔。。。你接着说行吗?为什麽要我来?」

「当然,当然可以。」他有点紧张地说:「我要你来是为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原因,你做好准备,这可能会吓着你。」?

「我准备好了,你说吧。」

「我让你来是因为我很想吃了你。」

「哦,好。只要你喜欢就可以。」她平静地回答。

男人听了梅丽莎冷漠的反应有些困惑:「我不是说模拟游戏。我真得要把你的身体切成小块儿然後放到烤箱里当我的晚餐。」?

「嗯,我明白。」?

「那你一定都不惊讶吗?你不觉得这个主意有点儿吓人?」

「哦,对不起。这个你也想让我反抗,对吗?不,不,不要吃了我,不要吃了我。」

「住口。我知道你在做戏。而且演技也不怎麽样。」

「我只是想给你你想要得,亲爱的。」她转了转眼珠说。?

「我只是不能理解你的反应。」?

「你听我说,你希望我顺从一些,还是希望我反抗多一些?这两个我都可以,只要告诉我你喜欢什麽。」?

「我知道。可是哪怕你喜欢这个主意,我至少也想看到一点儿惊讶的表情。」?

梅丽莎想站起来,可是很快意识到这不是个好主意,因为钉在桌子上的乳头把她的身体拽了回去。

於是她盯着那个男人说:「真是的,我不想提起这个,可是如果你不想吃了我,你在宾尼的故事里还能做什麽?」

「什麽的故事?」

「宾尼的故事。他故事里的男人要麽要想吃女人,要麽想要被女人吃点。你钉我的乳房的时候我感觉你肯定是想吃我,或者至少切下我身体的一部分,要不然就是把我的身体做成什麽艺术品之类的。我们能不能快点儿?我晚上还有一个约会。」

「那你说的宾尼也吃女人麽?」?

「不,他只是个作家。只是喜欢想像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他和我们有什麽关系?」?

「我们在他的故事里!」她说。?

「你是说他要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

「不,他正在写我们。我们是他故事中的人物。虚构的人物,至少你是。」?

「你是说我是一个虚构的人物?」?

「没错,你当然是。」?

「别胡说八道了。」?

「是真的。你不承认也没有办法。」

「我们怎麽可能是虚构的?」

「我不是,你是。」?

「你想让我相信我是虚构的,而你确实真实的?」

「没错。」?

「那你是谁?」

「我是宾尼昨晚在机场遇到的一个女人。你只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来帮助他想像一些情节,比如把我分解,烧烤等等。」?

「这绝不可能。」

「这当然可能。我可以证明。我的头发是什麽颜色的?」

「黑色的。你以为我不知道麽?」?

「答对了。那你的头发是什麽颜色的?」

「呃,。。我不知道。」他挠了挠头,一脸的困惑。?

「你瞧,我就坐在你的对面,可是我却不知道你长得什麽样子。我不知道你头发的颜色,你的年纪,你多高,是不是很帅,什麽也不知道。」?

「那又怎麽样?」?

「这说明宾尼对你不感兴趣,你不值得花笔墨去描写。至於我嘛,他可以用上几百字来描写我光滑的皮肤,小腿优美的曲线,或者丰满的乳房和纤细的腰身。。。他昨晚看了我很久,甚至注意到我晒成古铜色的小腿和高跟鞋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说起来奇怪,他看到很多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那又怎麽样?你很惹人注目,我能看出来。」?

「是啊,那你怎麽不知道你头发的颜色呢?明白啦?」?

「这说明不了什麽问题。」?

「好吧,那你叫什麽名字?」

「呃,这个。。。」这个男人犹豫了一下说:「鲍勃。」

「好吧,鲍勃。你是不是自己编的?」

「不是。」?

「你肯定吗?你真得记得有什麽人叫你鲍勃吗?」?

「我不知道,好了吧。」这个男人有点火了:「就算我不记得我的名字了,那又怎麽样?」?

「这说明宾尼觉得你无关紧要,不必有个名字。」?

「是吗?那你呢?你叫什麽?」

「我叫梅丽莎。你知道的,刚才你不是刚刚叫过我吗?也许这不是我的真名,因为宾尼没有和我说话,这是他给我的名字。我们这儿的事情完了,我就会回到我的生活里,到时候我会用我自己的真名。」?

「这简直不可思议。」?

「对不起。」

「可你要是真是的,我是虚构的,我怎麽能把你的乳头钉在桌子上?」

「你没有。」?

「你说什麽呀,这不是吗?」

「你真地记得你怎麽做的吗?我是说你记得你抡锤子吗?你记得我的尖叫吗?你是不是仅仅记得我的乳头被钉在桌子上?」?

「可是你说过那很疼?」?

「我是说过,而且现在确实很疼。不过我不记得钉子穿过我的乳头的感觉。」?

「那好吧,要不是是我把你钉在桌子上,那是谁?」

「没有人,我的乳头就是被钉在桌子上了。这就是故事的开始。我们不记得以前的事情是怎麽发生的,我们只是以为我们做了。」?

「真是太好了。」那个男人自嘲地说,一脸难以名状的困惑。「我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只是不是一个好人。」?

「高兴点儿,这不算太坏。我们能不能接着你想的事情?比如开始吃我?」?

「你真得想要这麽做?」?

「其实我无所谓。我们这儿完了事儿,我可以早点儿回到我的生活里。其实真是生活中的我一点儿都不知道在机场还会有喜欢想像这些东西的人。」

「那好,我们继续。」

「你打算吃了我?」?

「呃,没错。对,我打算把你从头到脚每一寸都吃掉,我马上就要开始。」

「好的,不用着急,慢慢来。」梅丽莎轻声地说。

「嗯,我要把你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吃到肚子里,让它们变成我的一部分。」

「天哪,这可真浪漫。」

「呃,那你就算是自愿的了?我刚才还不太肯定。」

「当然了,为什麽不呢?至少这样不会把这里弄得一团糟。」?

「好极了。」

「噢,鲍勃,我真想让自己的每一部分都能从你的喉咙滑进你的身体,让我变成你的一部分。」?

「我觉得你演得有点儿夸张了。」男人小声说。接着又换成正常的声音:「我要给你一个惊喜。」他走向房间的中央,扯下盖在一个大东西上的红布,露出了一个古典风格的斩首机。?

「噢,天哪。这太刺激了。」梅丽莎忍不住探身仔细看,不过乳房上的钉子又把她拉了回来。?

「我特地为你做的,亲爱的。这个还能用来切乳房。」?

「哦,我都有点儿等不及了,真想快点儿看着它划过我的胸口的样子。」

鲍勃拿来一个钳子把梅丽莎乳房上的钉子拔下来,然後给她戴上一对银色的乳环。

梅丽莎站起身来脱掉了身上剩下的衣服:黑色的长袜,黑色的迷你裙,还有红色的内衣。

男人盯着梅丽莎修长的双腿,想像着她身体的每一部分能做成什麽样的菜肴,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梅丽莎大方地赤裸着身体走到斩首机旁边,第一次仔细地欣赏着它。

「手艺深不错哦,」她称赞说:「我想我的乳房应该放到这儿?」。她说着站到斩首机後面,把自己的乳房塞进两个圆孔里。

「你想不想来最後一次?」男人问。?

梅丽莎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不过还是很快说:「嗯,来吧,这一定是最棒的一次。」?

「我早知道你不是个好演员,你不用强迫自己。」男人敏感的捕捉到了梅丽莎的不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兴奋不起来。」?

「为什麽?」?

「嗯。。。你马上要切下我的乳房,我知道这不是什麽大事情,可我总是忍不住去想它,集中不了精力。我是说,我喜欢我的乳房。」?

「他们的确很漂亮。」?

「谢谢。一想到马上就要失去它们,我总是有点伤心。」?

男人显得有些失落:「这是我特意为你设计的,我以为你会喜欢。不过如果你不想,我也不会强求的。」?

「谢谢你。这样最好。」梅丽莎有点抱歉地看看他。

「别那麽不高兴好吗?我只是没有心情做那个,不过我还是很喜欢成为你的肉的。开心一点儿,何况你的时间也不多了。」

男人失落的神情变成了困惑和不安:「你这麽说是什麽意思?你是在威胁我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说说。」?

「亲爱的,你最好想明白,你是那个时间不多的人。是我要吃掉你,是你要消失,不是我。」?

「我知道,我是说我从这里消失,然後会回到我的真实生活里。你呢?却不会继续存在了。」?

「我为什麽不会继续存在?」?

「是这样,一旦你处理完了我的身体,故事最精彩的部分就完成了,然後故事就会结束。既然你只是一个故事里的人物,你自然也就不存在了。真对不起,我也很难过,你看起来是个挺好的男人。」

「见鬼,又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能不能不说这些?」男人已经有些愤怒了。?

「对不起,不是我要说。只是宾尼在你处理完我以後就不一定再往下写了。当然这也取决於他的心情。有时候他会在我的头被砍下的那一刻结束故事。有时候他会让你处理完我的身体。谁知道他这次会怎麽做?他说不定现在就结尾呢。」?

这时候他们同时抬头看看天花板,好像在等着什麽,过了一会儿,什麽也没有发生。男人接过话茬说:?

「见鬼,你是说他可能都不让我吃到你的身体吗?」

「我不知道。也许吧,很多时候他会描写很多处理过程和烹饪方法。那要看他写故事的用意是什麽。」?

「故事的用意?」?

「这可就很难说了。」梅丽莎无奈的摇摇头。

「好吧,我也不想知道。不过我知道我马上要切你的乳房了。」

梅丽莎微微闭上眼睛:「好的,你切吧。」?

锋利的铡刀呼啸着落了下来,像切黄油一样冲进了梅丽莎柔嫩的胸部,然後咚地一声落在木槽里。梅丽莎的两个乳房接着从她胸前跳了出来,掉在了斩首机前面的托盘里。?

梅丽莎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啊,这可真疼。」?

男人走过来扶着梅丽莎的身体,想用一块大绷带包紮梅丽莎的胸部,但是梅丽莎摆摆手,不想让他碰自己的伤口。

「我没想到会有那麽疼。天哪,你快点儿砍下我的头好吗?我想赶快回到我的真实生活里,晚上还有个约会。」

那个男人看着梅丽莎乞求的眼神,不忍心再做别的事情。他很快把斩首机的铡刀重新设好。然後扶着梅丽莎趴在斩首机上,把她的头放进底下的圆孔。

梅丽莎抬起头,眼里混合着同情和疼痛带来的泪水:「我希望你能喜欢我的身体,好好享用我的美味。我是说真的。不过你能不能动作快点,我想早点而结束这一切。」?

「谢谢你,梅丽莎。我真得感谢你的奉献。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梅丽莎努力对他笑了笑,接着他拉动了绳子,铡刀再次落下来,同样顺利地切断了梅丽莎的脖子。

男人在梅丽莎的头离开身体的那一刻抓住它,然後拿起来盯着她乌黑的眼睛,还在思索刚刚发生的一切。?

梅丽莎则已经回到家里,无所谓在哪里。等着她晚上约会的情人,无所谓是谁。这时候她不再关心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只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无所谓是什麽。

同时,男人把她没有乳房和头颅的身体挂到厨房的天花板上,让她在那里控血。接着他把梅丽莎的乳房烤盘里,撒上准备好的调味料,然後放进烤箱。

这将是梅丽莎给他带来的第一餐。

然後他开始分解梅丽莎的身体,没过多久,一股优质女人肉的香气从烤箱里传来。他忍不住满意地点点头。?

「她刚才说的那一大堆简直是胡扯,我怎麽会是虚构的人物?」

他想:「她很漂亮,就是脑子有些不清楚。不过也没有什麽,她很快会变得让人垂涎三尺。」?

他把梅丽莎的胳膊和腿都分解下来,接着打算清理她的内脏,忽然想起梅丽莎的乳房应该烤好了。

他打开烤箱,用叉子戳了戳自己冒着诱人香气的杰作,然後用刀切下了一小片。

他高兴地看着叉子上鲜嫩的肉片,他等这个时刻已经很久了,尽管他也不记得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也许只是他自己认为等了很久。

他一想到这片美味仅仅是冰山一角,就忍不住心底的喜悦:「在後面的很多天里,他都能享用这种美味。」?

他把这片梅丽莎鲜美的烤肉放进嘴里,用舌头品嚐着,梅丽莎的乳房被烤得恰到好处。然後他就不存在了。

猜您喜欢

小说排行榜